山奥



如果天黑之前还来的及。。

终于会用扫描了。。。几张昴昴

文青丸开脑洞——鲑

       这一系列都是些意象,都是些胡言乱语,其实使劲一琢磨就懂了,一懂了也不知道读的人心里啥滋味


       鱼缸出现些时候了,有时候出现在阳台上,有时候出现在桌子上,有时候出现在床上。丸山和这个鱼缸形影相随,无论他在清晨刷牙的时候,或是他坐在桌前发呆的时候,抑或是他爬到楼顶午睡的时候,他总是把鱼缸带在身边。 

       实际上那个鱼缸只是一个普通的宽口玻璃瓶,里面却有一条不普通的鱼,那是难得一见的鲑鱼幼苗,更难得一见的是幼苗通体金橙,背鳍上还有一抹红。丸山总爱盯着那个鱼缸看,盯得久了,就会觉得自己双眼暴突浮肿,下巴往前突出,双手后屈化成了胸鳍,双脚摇成了一尾尾巴,腹部鼓胀,布满了泛橙的鱼鳞

       这下就变成了一条鲑鱼,游在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,吐着无聊的气泡,唯独周遭带着浓厚糖稀气味的水,令他沉醉到吞吐的乐趣中

      外面的世界经过光在水中的折射和漫射,带有一种梦幻的、不真实的意味,丸山想冲到外面的那个世界,但如今他只是条鱼苗,世界只有方圆10厘米的地方,到了这里,丸山就放弃了想象,玻璃瓶里的那条鲑鱼真无助

       亮问丸山为什么老盯着那条鱼看。丸山说,他正和这尾鲑鱼培养感情,如果你中意一个人,难道你不喜欢盯着他看?亮听了嘿嘿一笑,说得好像是要和鱼谈恋爱似的,明明有现成的人类 

       后来亮才知道,丸山加入了学校里的摄影社,每个月都要交一次摄影作业。只是偶然得像命中注定一般,他得到了一尾罕见的鲑鱼,又捡来一个玻璃瓶子将它养着来培养感情,只是个丢弃的旧瓶子,原本装着糖水蜜桃 

       没过几天,丸山就端着一台拍立得来到学校,开始了他的作业。他在不同的地点、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角度对着这个鱼缸左拍右拍,会在正午俯拍金鱼恣意游荡在暖色调的水间,也会透过鱼缸,拍摄鱼缸后变了形的操场跑道。还有一张,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清晨,鱼缸被举了起来,丸山在瓶底下仰拍了一张,那样看起来鱼像是在雨中的天空游泳一样,既茫然又无依

       这样拍摄了几天后,他终于消停了,又趴回课桌上,盯着眼前的鱼缸一眨不眨地看。亮以为丸山又在把自己幻想成鲑鱼了,丸山却说:“不,鲑鱼已经死了”亮扭头一看,鱼苗在水里游得优哉游哉,根本就没有死嘛!倒是丸山的脑袋歪斜在鱼缸的后面,眉间的距离拉开了老远,做着怪脸,亮吓了一跳,心里又恨得牙痒痒,想在丸山的脑瓜子上来一拳,老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

       为何有这个想法,大概是这个瓶子曾装过食物的缘故,所以丸山老是认为这个所谓的鱼缸不该装活物,这所谓的食物不应当如此有生命力。于是衍生出了这样的想象:罐头里的鲑鱼不过是徒有活的姿态,实际上它早就成了商品或者食物,朝霞般金黄的鳞片下,不过是腐肉败絮

       丸山之所以有这样的想象,是因为特别害怕自己归于平庸,变得跟那漂亮的像条金鱼的鲑鱼一样:徒有形式,不见内容

       但这些并不妨碍他喜爱这条鲑鱼,对待这尾鱼,就像对待自己的爱人,而当亮知道这条鲑鱼对于丸山的意义,就是以后的事情了

☸丸昴☸飞鸟不言语(20)

看肉可以直接跳后半。这个故事何时才能完结了。。。T^T写得心好累


   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中,如何过滤"污秽"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如何正确认知"污秽"背后的纠葛

       清晨的阳光没有半点吝啬的打在床上,太刺眼了,伴着宿醉的suba稍稍眯起眼睛,在脚尖没有够着地的时候,就触到了温软的东西,停顿了下,低下眼皮,maru正睡地安稳,单调的吐气,下巴也随之略微放松,张着嘴、双唇微启,俯瞰着这人却不能俯身轻吻,难以言传......现在的这个人像个巨大的怪兽一直潜伏在自己内心周围

      “自己在想些什么。。。”suba从床边走到窗边,拉上窗帘,这些爱恋还是憎恨都依然存活

      “自已又在做什么。。。”揪着窗帘的一角,目光飘落到落地镜上,定了下来,透过镜子看着自己,那时的理想,那时的妄想,那时的躁动,那时的冲动都化作现在不痛不痒的自嘲,真是可悲又庆幸的醒悟。 

  有点想不起来那时年轻的自己怎样从内心的桎梏中解脱出来

       明明是自己的错,没法改变这事实,但要不是那一夜maru彻底让自己陷入绝望和恐慌......

       suba的眼睛又直直盯地盯回伏在地上的人


       在maru抽离身体的一刹那,屋子朦胧的再也清晰不起来,大概昨天自己还是幸福的,上个星期也幸福着,摊在床上的身子承受不住疼痛颤抖着,泪流满襟等maru回来就好, 不需要什么清理,他留在体内的成为自己的血肉就好,如果不能在眼前,就化作身体的一部分就好,这样,就不会品尝如此的孤寂

       天亮了又黑,黑了又亮

       maru离开整七天了,suba胸口的窒息感,终于沉淀进身体的各个角落,跌跌撞撞地站起,晃晃忽忽地跌倒,“混蛋!”捶着地板,手腕上的水晶链子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“嘣”的一下,珠子四下窜开,早就无力去拾起,只要用视线寻找就好

      “床脚边的那个?”取出那个小小的容器,只觉得可笑,你和那些人有什么区别,还不是同样地想着如何用身体频繁的、慢慢的深入,只是借爱的名义作幌子罢了

       于是,这一秒suba有点惊讶自己竟然被这种歪理说服了

       他决心独自忍受这秘密的煎熬,绝对不改变生活方式,不出于高傲,而是因为羞耻,排练,演出, 然后远离那些“圣洁”的人,活得污秽一些

       许久没回酒吧,趁着白天suba重新回到繁华街的偏僻之地

      “老板!在吗?“与平常有些不同,完全没有回应,suba谨慎地站在房间门口,贴上门窗,打探屋内的景象,还没来及做下一秒反应时,“突”地冒出几个黑西服,一把把他揪进屋内:“小子,你们老板欠债跑路了,你说我们拿点什么补偿好?”

     “诶,是谁?运气这么不好?” 对面现出一点暗红色的光亮,suba瞧着那亮光,觉得那光在向他微笑、眫眼......


      “沙~”风一扬,满屋子的阳光一下子打断suba的思绪,屋子又变的没有丝毫阴暗角落能容下这个怀着黯淡回忆的人去藏身,床边maru大概是醒了,视线游移了几下,但始终不敢与suba对视

        suba:“醒了吗”坐下,右手支着床沿,盯着maru看

        maru:“嗯”起身,目光终于与suba相接了,suba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,使目光与maru平视,望着他的脸......轻轻地道了声“对不起”

        maru:“。。。“

        对这种闷声不响,suba已经忍受到极限了,一下子提起了maru的下巴,拉上面前,眉间攥着的酸梅紧紧抵住那人宽平(宽屏)的额头”给我点反应,好不好?“ 

        suba:”对什么都没有反应吗?”突然一只手将maru粗暴地推倒,手掌按上他的脖子,痴痴地笑"好,是你自找的“细细的手指吃进了他的肉里,渐渐地加大力气,maru仰望他用力的右臂,可以看到青筋暴露出来,感到缺氧了,有些肌肉开始微微痉挛,完全不想挣扎,努力的压抑着喉头发出的呻吟声

        suba:”不逃开吗?不恨我吗?“细长的手臂轻轻收回,无力地垂在身旁,俯视的目光依然冰冷

       自己真想让他平常地抱抱,然后听他说”没事了,没事了“,然后,所有的然后全都平静了,等了多少年,又等了多少次,suba瞬间浑身发硬,一把抓紧maru的手腕,微微地颤抖着 ”想知道我的感受吗?“,maru有些茫然无措,转念又慢慢地点点头”恩“

       maru拉上那人的腰,翘起嘴角,难为情地笑了笑:“那就算、我对你的赔偿吧”贴上身子,仔细地按摩,努力平定下怀中乱了的气息

     “发神经呀!我要的不是这些”suba任凭思绪怎样任性,身体却听话地进入状态,那人粗厚的掌心每次逐寸逐寸的侵上胸口、股间,suba身体就轻轻地痉挛一下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有感觉了吗?” 

       suba:”嗯“嗫嚅着,大大地吸了一口气,心脏的鼓动震荡着全身

  maru微微地点了一下头,摸出床下那个小小的容器,抬起眼皮”我帮你,进来吧“suba身下这个不知道比自己大上几个码的男人,无意识地张开腿,些许的紧张包围着他”suba,没事的,没事“

        起起伏伏,maru品尝着钝痛和刺痛交替进行的滋味,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腰上,没了控制的泪腺让视线模糊了,拼命地用手抹,可泪水还是不断往外涌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的样子,只好把脑袋胡乱地伸进suba的颈窝,感受他的发丝抚过了心底的每一寸

       suba怔住了,看着眼前的肩胛随着自己的韵律不住地抖动、颤栗得上气不接下气,全身一下子抽泣起来,肯定比任何一次都要抽泣得厉害,听着那人痛苦的喘息,亢奋感慢慢平缓下来,眼眶里搁进了泪水


每次写完都感觉。。。额,打死我吧

完了,黑社会大哥的设定已经跑飞


☸丸昴☸飞鸟不言语(19)

       即将忘记的时候,便会飞来一只怪鸟,不声不息地用喙啄破记忆中的伤口,过去的耻辱和罪恶瞬间又生灵活现地曝露出来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在冰冷的高楼前车轮犹豫了片刻,情不自禁地驶进地下,毫无迷茫失措,maru选择自投罗网地驶向灰暗悒郁的洞穴,即便陌生却不排斥,即便胶着却不亲切,初入洞口只会越陷越深

 

       车一停,suba没有半点言语,含上一支烟警惕地看进地下车库的幽黑,没有拿烟的手插进裤袋,触摸着什么,悉悉索索,悉悉索索,却无法打断一直在偷觑的maru,那手指的动作,像是在精心的抚着裤袋内测的每个角落,忽然某种回忆涌上maru的心头,自己何尝不曾被这人用如此的镇静的态度和纤弱的指尖触摸过身体,想到这儿。。。


       suba掏出打火机,递进他指间,maru的身体像是收到了命令,听话的贴近suba,为他点上嘴中的烟,烟雾把两人间的缝隙填充的不留丝毫空隙

 

       在四目交汇的瞬间,maru深知自己的动摇,不由得低下头来,当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,他捕捉住他的视线,将他牵引到入口的方向,maru就像被魇住了的似的站起身来,suba拽住他的手臂,将他带到电梯门口,在电梯开门之前,松开手,走进去,都望着不断上升的数字,沉默了

 

       房门不声不息的打开,没有半点停留的关上,maru刚想开口说点什么,但suba认为压根儿就不需要话语,撑开他正要开启的嘴唇,望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瞳孔,在唇齿眸目间流出的瞬间就被充盈了赤裸裸的情感与欲望,那些东西似乎没有变化,又搞不清不变的是哪儿

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别这样”一把推开suba,这一刻其实他是拒绝的“我。。。不。。不能”

 

       suba无奈地笑,maru的心也跟着他的笑容突然揪着疼了一下

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我没有资格”内心几乎是崩溃的

 

       suba猛地拉近他的身体,将舌头一下子伸了进去,彻底封住了maru嘴巴,让他几近窒息,拼命的撕扯他的上衣,想解开衬衫上的纽扣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尽快的沾染上这个男人身体中久违了的气味,那种因为被侵犯而倍感自身之澄净的气味,那种雄性麝香鹿招引爱人的气味,或许就是这样强烈的气息才能唤起心中的怀旧感。suba曾以为当下的这些永不会再发生,他不想承认,这一切,曾经,也早已发生过N遍了,不是以这种方式,而是用千万种方式,但眼里始终都是你的模样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矫情没有让suba的手和唇齿歇息下来,使劲的拉扯着,咀嚼着,焦躁的让maru的手瑟瑟颤抖着,无法准确地抓住他,阻止他

 

        suba粗鲁的扯下那人的腰带,扯破了他裤门的接缝处,凑了上去,于是一切都变得有错觉了,当口腔情不自禁地变得濡湿起来,流淌而出的唾液可以达到沸点,口中幼稚而可怜的东西还是无法进行自我主张

 

        maru:“suba,别白费力了。。。我。。。不。。。”

 

    suba所有的感觉在瞬间全盘麻痹“为什麽?因为那时吗?”说着眼睛有些湿润,maru也想缓解发酸发涨的眼睛,索性对suba说“不是”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那为什麽?”他注视着maru,明明是的,全都是的,所有的错误都在自己,所有毁灭的源头都在自己。微温的液体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,他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容易哭,突然间,想发泄的情绪不见了,自责也感觉不到,坐在幽暗的角落里微笑,白皙的脸颊上显出不知污秽为何物的圣洁

 

       maru开始后悔,为什么要撒谎,为什么那个他最为痛恨的行为,自己学的分毫不差。为什么不告诉他,都是因为有他,撕裂过心爱的人,自己只会变得几近崩溃,为什么不告诉他,都是因为没有他,支离破碎的身体,生活也变得支离破碎,而自己还要继续欺骗,自己的身份,自己的任务,可能又要再一次把他揉碎

 

       suba站起身,一边解掉衣服,一边往屋里走,直到留下短裤,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,走到桌边夹上一支闷烟,猛灌下大半瓶酒,幽幽然的晃进浴室,坐进空空的盆,打开龙头“真幸运,你能被注满,我的心连同身体看起来都没法走上被注满的命运”

 

       热水让酒精侵浸身体的速度变得更快,即便是泡在水里,suba的身体却异常的干渴起来,他惦记着那人的那份潮湿,欲望又像霉菌一样茁壮成长,盖得满心都是,心里痒得根本止不住

 

       潮湿的另一个问题就是:火药还是潮的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muru!maru!进来”没关系,没关系,在就好,喜欢我就好,爱我,更爱我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不好”

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别这样,你醉了”

 

       suba拉过maru的臂膀,让他坐在浴缸边,掀开所有阻挡,含了上去,自己根本不能靠潮湿的空气解渴,忍着酒精作用下的满心的干呕,努力去探寻源泉

 

       maru望着身下努力的人,便忘了判断和反抗,问道神明“不反抗何罪之有?”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还是不行吗?有没有些感觉”sabu那不可思议的漂亮微笑,让自己潸然泪下,自己的神明就在眼前。为什麽还要这样惩罚自己,他也好,自己也好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maru。。。别离开我。。别走。。。留在我生命里”开始口齿不清,开始支撑不了身子,在水中歪歪斜斜,这人显然已经醉了

 

       maru抱起赤裸的真爱maru穿过房间,把他轻轻放在床上,仔细端详着这张脸,开始有岁月的痕迹了,望得再深也猜不透你的心

 

       suba在清爽的空气中均匀的呼吸了好一会,像是醒酒了一般,睁开眼,看着俯在床前的maru,一瞬间,露出了意外的表情,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maru?”

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嗯?”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别在我床上”

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。。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你抱人的方式太温柔,我不喜欢那种 ”

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嗯”走向沙发,静静地坐着,像是等待着那人下次发话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别离我太远。。。”似睡非睡的喃喃的咛着

 

       maru找来毯子铺在床下,静静地躺下,静静的看着天花板,真像小时候一样,我又在这个角度偷偷的望着你

 

       今晚,唉,我错过了搜查你屋子的好机会,收回的视线不小心触到床脚,似曾相实的小瓶子同他一样蜷伏在床边,那生产日期清楚的让人心碎

 

       愚蠢,真是愚蠢,我?还是你?如果跳过所有罪过和欲望,我们会看到怎样的自己

 


 


☸丸昴☸飞鸟不言语(18)


       曾经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,像影子一样没有分量,无论它是否美丽,是否崇高,消失了也就永远不复回归 

       于是,怎能去谴责那些转瞬即逝呢?


       在这个闷热的夏天,亮强忍着不安,几次往大哥办公室的方向探,又坐了回来,背后传来某种东西撞击的声音,亮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

       亮:“toma哥不是走了吗?不是让你看着点嘛”说罢,向几个小弟使了下眼色准备上楼

       yasu忙拦住“你可别瞎操心,大哥有事会发话的”自己可不敢保屋内是什么景象

       安静了好一会儿,声音又出现了

       亮这次听得很清楚,是他最熟悉的脚步声,除开这份熟悉之外又夹杂着另外一份节奏

       suba下了楼,身后跟着人

       suba:“亮!拿去干洗”扬手把起了皱痕的西服递给了亮

       而亮死死的盯着大哥身后的陌生人,不仅是亮,屋子里的其他人脸上也带着几分微妙

       suba:“诶!在外面说我坏话吗?一个个都是什莫样子!!”抬了抬眼,叼着没点火的烟卷,吐着烦躁,无伦怎么凶神恶煞的人经他的眼睛过滤,都牺牲成全自然界最平衡的羊

       suba:“组里的新人,唉,叫什么来着?”邪着眼睛看着那个人

       maru:“康平......丸山康平”suba带着轻蔑收回了眼神

       suba:“亮,车钥匙”朝maru奴了奴嘴“今晚他送我回去”

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何,亮本能的感觉这个看似可靠的男人并不可信,是妒忌?不甘心吗?竟然这样轻而易举又肆无忌惮接近那个人


       于是,马路上出现了可笑的情景,前面的车慢悠悠的开着,不远处另一辆车小心翼翼的跟着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你真会开吗,靠边!”看着maru笨拙的靠了边,suba从后门下了车,坐上副驾驶,轻声笑了出来,贴上maru的耳边“听~我~的”温润的声音滑进鼓膜流进脑后,发丝触碰着他的耳根,maru一个战栗转过脸来,险些擦过鼻尖,这次轮到suba小小的一惊,但立刻笑了,maru太久没见到这份笑脸, 嘴角微微上翘,薄薄的双唇闪着一点光泽“走~~”

       看着muru摆正方向盘,suba轻轻覆上手,滑过做工精细的皮质纹理,滑上了那张关节粗壮的手“还是老样子,如此不器用”进而另一只手推上他踩油门的膝头“甩掉后面的家伙”

       yasu:“ 大哥可真有心情”

       亮:“ 。。。”

     

  

☸丸昴☸飞鸟不言语(17)

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叫什么名字?”maru像所有的卧底一样明智,本能地认为如今眼前这个人,绝对不会跟自己一样脑中一团混乱,或许满脑子都是些骇人听闻的阴谋和对策

 

       maru:“汤田康平......",用余光瞥见那张脸瞬间流露出一丝失落,继而爬满反感与不屑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你长得有点像......”自己真是他妈的自作多情,涉谷看着maru,清清楚楚的感受到,一旦两人的羁绊开始证明它的存在,心中的哀恸只能跟欲望倾诉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坐”扬了扬手,示意屋子中央的沙发,在maru转身的那一秒,suba抬起空洞的脑袋,茫然地望着那个背影:这个人竟然把短发续长了,毛发不再像小时候蓬松松的样子,而是任着发迹线随意的贴上脑后,深色西服挺整齐干净,但很普通,没有什么收腰,刺绣花柄的,这倒也适合他,即便这么普通的衣服,都能让suba感觉到muru身材应该比以前壮了......suba开始有点厌恶如此细致打量maru的自己

 

       maru就这样愣愣的僵在沙发里,等待着尴尬的气氛足够让suba满意 ,随着时间点点推移,开始记不清自己来这里的任务 

 

       suba看着maru,好像笑笑,走过来,只有几米的距离却让自己有些气喘吁吁,猛然,一脚踢开maru面前的茶几,不去理会坚硬的桌脚是否会把墙面墙面蹂躏到粉碎,居高临下的停在他面前,停在这个多年前把自己撕地粉碎的人面前,为何什么恨的感觉都没有,suba从心底嘲笑自己,如果说有什么值得描绘的,那就是对他也没了心梗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maru完全没意料到,骤然间,同这任性抛出的问题一起,这人抬起脚肆意地压上自己的两腿之间,由着阴劲儿用脚尖往里捻,脸上的表情明显很不自然地喜悦着

 

       suba有点厌倦了maru的毫无反应,停了下来

 

       maru挤出断断续续的话“我......对你...有什么意义?......”抬起了头

 

       出其不意下的四目相对,maru用一种柔柔的幽怨的眼神看着他,我的天,suba从没有被这样刺激过,自己全部的欲望和感情都被调起:爱怜,疼惜,又带着征服甚至是虐待的冲动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有......没什么"喃喃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其实我阿,好想再前进几厘米,吻住你,我爱你,你知道的,但我也知道的,自己注定什么都不能拥有,包括去信赖你,依赖你,在最绝望的时候在你怀里尽情地哭泣 

 

       除了“没什么”,还能说什么,谁会相信暴力集团的干部会这样认真地语无伦次

 

       suba撤回身子一把甩开maru,痴痴地笑著,用歇斯底里粗鲁地去掩盖虚假下的自然、淡定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给我出去!在这里你只是条狗”青筋不是因为暴躁而是因为隐痛而布满臂膀直到前额两侧

 

       maru起身“嗯,是的,大哥”

 

       suba听到这句后,脸上不堆笑了,坐了下来凝望着这个人,是不是室内的冷气开的太猛,满脸涨得通红的自己竟觉得冰冷,也多亏室内的冷气开的过猛,内心也跟着涨满的自己一下子冷静了下来

 

       suba:“今晚,你开车送我回家,有驾照吧?”
       maru:“有”

☸丸昴⊹RS☸ 念念(1)

       涉谷:“maru,什么时候回来?”管不住的思念穿透电话话筒变得苍白而无力,或是梦幻,或是惨淡,看不到什么真切,也感不到有何生机

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在一起吗?” 

       日落三分,瘦小的人在无力的阳光下徐徐而行,挂上电话,他非常明确的认为,自己任何话语都不是明确的,似是而非的 

      “我又到了你说的那条路,我又在上面走了一遍,有时白天很晚的时候才出发,尽管我尽量走得快,尽管有的时候我是快跑着的,我还是没有能够在夜晚之前走完全程”

       天暗了,涉谷开始后悔曾经诅咒了黑夜中的时间,如今的它们只能通向梦,无谓自己穷尽一切办法,也驱赶不走,逃脱不掉那些思念 

       开始有点怀念了,在幽暗里被弄得难受的感觉,好久了,没有深度可以坠入,没有深井可以坠落,只会不断的把自己扔进愚蠢的睡眠,没了清晨不断延伸的乏力,揉皱的床单,和遗留在上面的长长的、汗津津的痕迹,也丢失了用潮湿去描绘你身体的方法 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距上次在你怀中颤抖的时刻,有几分几秒了? ”这个孤独的背影在夜色中一秒一秒的数,每次都在算乘法的时候迷失了......一天大约八万,一个月二百五十万,一年三千万.......一辈子......可能自己算错了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真希望时间会起褶皱,连续的,不相同的褶皱,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集,沿着愈行愈远的曲线,又回旋成曲线,周而复始,没有终结 

       只要过去的时间随着意愿变得井井有条就好,而未来的时间是否存在这褶皱当中,他并不感兴趣,没有什么意义,他只需要重新开始